沙古墓

目前为止还活不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也没变成自己讨厌的样子。
很羡慕那些要么孤独要么庸俗的狗叼们。
我就比较烦恼了,
处在孤独又庸俗的叠加状态,
更烦恼的是,
现在正在向又孤独又庸俗又不孤独又不庸俗的四重叠加状态发展。
这种状态应该就像是蚂蚁突然发现它们活在三维空间里而被人类认为是二维生物的恐惧吧……